携程遭上亿人次退订,市值较高点跌超1200亿,五年全球第一要凉?_梁建章
原标题:携程遭上亿人次退订,市值较高点跌超1200亿,五年全球第一要凉? 雷达财经出品 文|长帆 编|沧海 3月9日上午,携程发布“和衷共济,戮力谋远”的内部信,携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、携程CEO孙洁从3月开始0薪,公司高管层也提出自愿降薪,最低半薪,直至行业恢复。其他员工暂缓涨薪,服务部一线员工可正常调涨薪资。 新冠肺炎疫情对携程冲击巨大。孙洁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携程有上亿人次退订,公司垫资超过了10亿元人民币。 这并非携程第一次遭到疫情大规模冲击。2003年非典疫情,让旅游业骤然进入寒冬,携程收入锐减。梁建章规定所有管理人员只上半天班,拿60%的工资。非典过去后旅游业爆发,携程迅速抢占市场,并于同年年底在纳斯达克上市。 2017年7月27日,携程盘中创立60.65美元/股的历史高点,总市值达356.62亿美元,此后一路震荡下行。3月6日收盘,携程股价报收于29.62元美元/股,市值较高点蒸发182.46亿美元,折合人民币1267.32亿元。 雷达财经计算发现,携程股价开年后累计下跌5.32美元/股,市值蒸发31.28亿美元,折合人民币为217.37亿元。 在去年10月底,梁建章给携程定下了新目标——未来5年携程要做到全球第一。 疫情冲击之下,梁建章这个目标还能实现吗? 非典时携程差点垮掉 1998年至2000年,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黄金年代。阿里巴巴、腾讯、百度、搜狐、新浪……日后中国互联网行业最重要玩家,几乎都诞生在这一时期。 携程也诞生于这个年代。1999年3月,“携程四君子”之一季琦组织了一场饭局,沈南鹏和梁建章出席,三人聊起了从美国兴起的互联网技术,最终决定一起在互联网旅游领域创业。 但前述三人并没有旅游领域从业经验,幸运的是,他们找到了范敏。 范敏当时是上海旅行社的总经理、上海新亚集团酒店管理公司副总经理,在酒店业有十年资历。 “携程四君子”由此成功组团,季琦任总裁,梁建章任CEO,沈南鹏任CFO,范敏任执行副总裁。 1999年10月1日,携程获得了IDG资本50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。同年10月28日,携程旅行网正式上线。 当时,还是线下订票的天下。携程努力做了几个月的酒店预订后,没能为合作酒店带来多少客户。 虽然如此,2000年3月,携程还是获得了兰馨亚洲、软银中国资本、晨兴资本和IDG资本450万美元的A轮融资。 当时,吴海创立的商之行,月订房量已达3万,但缺乏资本支持的吴海,不得不将公司卖给携程,其本人也加盟携程团队。 吴海为携程带来了强大的地推团队,公司1000多人在全国各地机场、火车站等人流密集处发小卡片。 “当时定的目标是每月10万间,携程酒店预订就可以盈利。”梁建章曾表示,不太记得具体什么时候完成这个目标,“反正很快就完成了。” 2000年11月,携程完成B轮融资,融资金额1127万美元,投资方为兰馨亚洲、软银中国资本和凯雷投资。 手握大把现金的携程,开始向机票业务扩张,开发了机票预订平台。2002年3月,携程收购北京海岸航服,开始建立线上订票领域领导地位。 机票预订业务堪称携程的“现金奶牛”。当时,售卖一张自营机票携程收入45元左右,代理出票的收入为20-30元。在该业务的助推下,2002年携程总收入达1亿元。 2003年初,携程从上到下,都开始出现乐观情绪,公司创始人已在畅想上市。 当年春天,非典爆发,没人愿意住酒店,也没有愿意乘坐飞机出行,携程一下子收入锐减。梁建章也慌了,心想实在不行,就把携程卖了。 然而,曾经希望收购携程的公司,此时消失得无影无踪,携程需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。 为了压缩成本,携程决定管理人员和部分部门每天只上半天班,发60%的工资。此外,携程还坚持不裁员,并进行大规模人员培训。 2003年6月24日,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宣布解除对北京的旅行警告,并将北京从疫区名单中排除,旅游市场迎来快速反弹。 携程趁机吸收了其他公司的裁员,一举坐上行业老大的位置。 2003年三季度,携程的营业额达到了创纪录的5800多万元,与第一季度相比增长了73%。 2003年9月1日,携程获得老虎基金C轮1000万美元的融资,这是公司上市之前最后一笔融资。 携程融资历程 2003年12月,携程成功登陆美股,成为互联网泡沫破裂以来,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。携程获得15倍的超额认购,上市首日股价狂涨80%。 上市后一度“温吞水” “四君子”的共同努力,让携程在创立后不到四年即登陆资本市场,站在山顶的四人,很快选择各奔东西。 2005年,沈南鹏和季琦陆续退出。2006年,梁建章将CEO的职位交给了范敏,只保留董事局主席职务。 梁建章的新选择是读书,其在2007年至2011年旗舰,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,研究领域包括人口和创业以及中国劳动力市场。 至此,携程四君子只剩下范敏一个人在战斗,据说,有段时间携程基本不加班。 彼时,出行行业正在迎来大变局。 2006年7月,去哪儿获得了硅谷风投Mayfield和金沙江创投的投资。2007年,艺龙主攻“在线酒店预订”,并在2009年扭亏为盈。 随后,行业迎来巨头玩家。2011年,腾讯斥资8440万美元购买艺龙16%的股份;百度斥资3.06亿美元持去哪儿62%股份,成为其第一大股东。 腾讯和百度除了资金充足,这两大公司还拥有巨大的流量资源。在两大巨头的扶持下,去哪儿网和艺龙发展迅猛。 2013年,梁建章游学归来,发现情势已相当“危险”,无奈发起“二次创业”,携程加班成为常态。 为了扭转战局,携程投入5亿美元大打价格战,艺龙、去哪儿被迫应战,导致出现巨额亏损。最后,携程以4亿美元拿下艺龙37.6%的股份,并以股权置换的形式,从百度手里拿下去哪儿。 携程还向同程和途牛注资,最终独霸OTA,并在民宿、出行等多领域布局。 2016年,梁建章再度卸任CEO,由原CFO孙洁接任。 此后,梁建章更多以人口学家的身份出现在公众场合中,多次呼吁全面放开二胎。 市值较巅峰蒸发超1200亿 梁建章卸任后,携程一度发展平稳。 2017年7月27日,携程盘中创立60.65美元/股的历史高点,总市值达356.62亿美元,这是携程市值巅峰。 很快,携程遭遇新的危机,这一次,来自用户。 2017年10月9日,韩雪发文控诉携程,称因隐藏的捆绑消费被套路了,投诉却换来一句“抱歉”,并奉劝大家“看清楚再走!” 2018年3月,携程大数据杀熟事件爆发。此后,不时有用户质疑,携程利用大数据杀熟。 携程还遇到了跨界对手美团。2018年携程的财报数据显示,其收入增速从2017年的39.4%降到了2018年15.6%;毛利增速从2017年的52.3%,降到了2018年的11.4%。美团2018年酒店间夜数为2.839亿,同比增长38.5%。 2019年10月29日,携程20周年庆典暨全球合作伙伴峰会召开。携程的四位创始人梁建章、季琦、沈南鹏、范敏罕见同框同台。 梁建章宣布未来几年携程的目标:三年成为亚洲最大的国际旅游企业、五年成为全球最大的国际旅游企业、十年成为无可争议的最具价值和最受尊敬的在线旅游企业。 然而,携程的雄心壮志再一次遇到疫情冲击 2020年1月23日,携程公布全球酒店“安心取消保障”计划,全球超40万家酒店已加入。目前,携程已完成保障范围内全球酒店订单退订。由于订单量巨大,1月23日峰值期间,进线量增长8倍,IM峰值增长12倍,很多客服扛上13小时极限班次。 近日,携程CEO孙洁接受媒体采访时,回想一个月来种种,孙洁突然落泪。她说,疫情爆发后电话呼入量增长一二十倍,上亿人次退订,携程第一时间退款,垫资超10亿量级。 3月9日,孙洁向员工发布了一篇名为“和衷共济,戮力谋远”的内部信:称其和梁建章将带领集团高管做出表率,从3月开始,梁建章和孙洁开始0薪,公司高管层也提出自愿降薪,最低半薪,直至行业恢复,其他员工暂缓涨薪,服务部一线员工可正常调涨薪资。 孙洁在信中表示:“相信我们大家同心协力,很快会迎来旅游行业的再度蓬勃增长。” 3月6日收盘,携程股价报收于29.62元美元/股,市值较高点蒸发1267.32亿元,较年初蒸发217.37亿元。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以当前的形势来看,携程要想实现五年全球第一,还需要付出艰苦努力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